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觉察情绪 学会心理减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09年12月07日 点击数:点击:
心理咨询室选编
编者语:学会觉察自己的情绪,学会及时心理减负,就等于提高了自己的学习效率与生活质量。
  五行学说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高度凝练精辟的世界观。中国的古老哲学家们选择了“木”、“火”、“土”、“金”、“水”五大元素来概括世界的本质,同时,将它们置于一个相生相克的循环互动结构中。这一结构具有的全局性、阶梯性、制约性、循环性、均衡性,完美地囊括了观察复杂问题时所必须具有的时间感、空间感、要素之间的互动与制约、边界与开放等问题。对理解今天的越来越复杂的世界提供了很好的思维视角。
  江苏省教育厅从2009年7月开始,明确要求“减负增效,推进素质教育”。教育行政部门首先考虑的是从时间与空间上为孩子们减负,让广大的中小学生有了一个没有补课的暑假。接下来,在新的学期里,孩子们回到学校,学校是学习的地方,是成长的地方。在他们自然的学习与成长中依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没有很好的思维方式,钻牛角尖,与自己与他人过不去,心理负担重,别人再努力帮助减负,也是减不下来的。因此,在新学期开始,全体老师或家长或孩子们自己,学会觉察自己的情绪,学会及时心理减负,就等于提高了自己的学习效率与生活质量。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共同来做的一件事情。
一、五行世界观
  五行学说,将木—火—土—金—水,按顺时针方向置于一个封闭的圆内。这五种要素呈现出下列关系:
  1、相生关系
  如果按季节、生命的发展历程来类比,“木”就是春,是发芽;“火”是初夏,是开花;“土”是长夏,是结果,是小成;“金”是秋,是选种,是大成。“水”是冬,是休养。相生的关系,体现为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经过一定的休养,水再生木,循环往复,生命不止。这种相生关系,体现出明确的时间性、等级性、阶段性、上下的制约性以及循环性。这让我们体会到世界的平等、各就各位、各施其职,没有绝对的中心,也没有绝对的边缘,没有绝对的统治者,也没有绝对的被统治者。和谐的互动,相互的尊重,才可以保持整个系统的持续有效的发展。
  2、相克关系
  五行学说,另一种深入的关系就是相克关系,就是要解决眼前问题,得回到它源头的部分。
  即要解决春天种子发芽的问题,首先要有上一季果实的问题,即长夏的果实,这就是“金克木”。
  要解决初夏开花的问题,要回到上一季冬天有没有足够的休养生息,以保证此时能量的释放,这叫“水克火”。就如要让孩子长大后有蓬勃的创造力,在他们求学时的青少年阶段就要让他们有足够的放松与素质的积聚,如果在上一季该积聚、积累的时候,将他们的学习动机与生活热情扼杀殆尽,成年后,他们能循规蹈矩,做些仿制品,也就不错了;
  “木克土”,讲的是:没有春天的播种发芽,就没有长夏的收成;
  “火克金”,则是指没有初夏的蓬勃自发自在的开花,就没有秋天的大成,就无法为来年选出最佳的果实,以备种子。现在大学的教授们普遍感慨难以轻松地选出真正可以做学问的硕士博士。因为大多数孩子就没有自由自在的思考机会,一切都在好心的成年人的包办代替下完成,结果,习惯成自然,即使到该自己学习自己思考的时候,也不会思考。
  “土克水”,讲的是:没有长夏的收成,吃饭都成问题,就无法在该休息的时候轻松地休养。
  相克关系,让我们看到解决问题不只是就事论事,对于一个严密的相互影响的复杂系统来看,我们必须跳出静态的片段式的思维方式,始终要动态地观察各个部分是否处于和谐的运转状态,哪些部分占有资源过多,哪些部分又明显资源不足。一旦步步紧扣的某一环节过于收紧或过于放松,这个系统都会面临崩溃或破产,遭遇成长上限的问题。
  相克关系,让我们学会放弃症状解,而寻找根本解。如孩子感冒的问题,症状解就是吃药打针,根本解就是通过营养、运动、心理关怀等方式,提高孩子的机体免疫力。症状解通常立竿见影,但会导致问题积重难返;根本解费时较多,但有长效,有可持续性。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症状解,就是立即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根本解才是提高孩子们的综合素质,学会解决问题。
二、五行架构下的情绪配伍模式
  中医将人的情志或情绪分为喜、怒、忧、悲、惧五种。我们将之嵌入五行学说的模板中,感受其相生相克的互动制约关系,发现了一种新的调节情绪的思路。
  认识人类的基本情绪
  在中医里,我们将情绪分为喜、怒、忧、悲、惧。西方的对立思维认为,情绪可分为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则“喜”可为积极情绪,“怒、忧、悲、惧”均为消极情绪。而中医的辩证观点则认为“阴阳平衡,阴阳互转”。这样的“没有好坏”“没有分别”的动态观点更加符合生活的实际。而只喜欢或重视某个方面,容易导致不喜欢或忽视另一方面,这种对立思维会导致系统的阶段性崩溃。如西方的工业模式走的就是先污染发展工业,后治理保护环境;在青少年阶段只抓成绩,到孩子长大后基本的生活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国民的生产力与心理健康都严重受到影响,也是这种对立思维与短视行为的结果。而将这五种情绪嵌入五行架构中,观察他们的相生相克关系,我们找到了一条新的心理咨询的思路。
五行架构下的情绪配伍模式
  所谓五行架构下的情绪配伍模式,指的是将人类的五种最基本的情绪置于相生相克的循环互动的封闭圆中。封闭圆的作用,是指将情绪本身作为一个系统,来观察他们的变化、流动与转换。我们对基本情绪的规律把握越透彻,我们对自己觉察越清楚,从而可以在纷繁变换的动荡背景下保持镇定,灵活与超越,幸福健康地过好每一天。
  (1)情绪的相生关系
  即喜生怒,怒生忧,忧生悲,悲生惧,惧生喜。
  “喜生怒”,喜是得到后的满足,有过满足经验的人总还想得到;得到了这样东西,就还想得到另一样东西,当自己的新需要得不到满足后,就会生气愤怒。一个一贯受到娇宠的孩子,在新环境中被忽视冷淡,就很容易生气、产生失落与愤怒的感觉。正所谓小喜小怒,大喜大怒,不喜不怒。
  “怒生忧”,当一个人在新形势下还想固着于以前的快乐与享受,但发现根本不可能之后,他们开始担心,是否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不听自己指挥,自己将何去何从,自己如何立足才能自保。这成了他们思考与担忧的问题。
  “忧生悲”,当一个人开始发现世界越来越复杂,自己只是一个巨大系统中的一个小小的人物,同时,发现自己在这个巨型机器面前势单力薄,撼不动任何事物,无法改变别人,也无法改变世界时,他们会深深地感受悲伤悲哀与悲凉。有些孩子在父母离异、亲友去世时,会深刻地体验到这种感觉。
  “悲生惧”,悲伤之后,就是对世界的快速运转,世界的冷酷无情感到恐惧。我还活着,可是,我说话,谁会听到,谁会在乎小小的我呢?痛彻心扉的孤寂与绝望,带来不寒而栗的恐惧与惊慌。
  “惧生喜”,当一个人可以从温暖的天堂一路走来,经历愤怒、担忧、悲伤与恐惧后,一个人就能学会理性、知足、感恩,他开始将自己放在一个巨大的背景下重新观察自己,懂得了人事物之间的界限,懂得了每个人的人生、经验、见识、能力、视野等等的局限,我们生活的世界其实是“两头是黑暗,中间是窄窄的一条道路而已”。因此,这时,当事人见什么都是美好的,闻什么都是新鲜的。没有吃过苦,是不知道甜的滋味的。甜是需要苦来对比感受的。因此,只有经历过大灾大难的人才会对和平生活格外珍惜,因而,他们的生活感受也越发甜美。换句话说,一个人受尽了人间的疾苦,迎接的就是甜美了。当我们处在一个负面状态里,其实,我们的处境已蕴涵了转苦为乐的机会,只是需要我们保持乐观,一步步走来,我们就能走出困境,迎来光明。
  从情绪的相生关系来看,我们看到每一种情绪都蕴含自身的正面能量,同时,也需要当事人随时把握机遇,创造条件,促成更平衡的转变。过与不足,都会引起系统的动荡与倾斜,任由事态发展,则会导致系统崩溃。
  (2)情绪的相克关系
  相克关系,就是制约关系。是一种没有B 就没有A的决定关系,想调节A,先调节B就可以;B正常了,A也就正常。情绪的相克关系表现为:喜从悲来;怒从惧来;忧从喜来;悲从怒来;惧从忧来。
  ①喜从悲来:一个人只有遭遇过“世界有时候是听我的,更多时候,有它自己的发展逻辑,我们在巨大的宇宙面前,我们无法阻止生老病死,无法完全控制别人,无法永远年轻,无法永远胜利,无法永远保持亲密。在我们的生活里,我们时常要面对失去、失败与失意,有过悲伤与苦闷,但终能接受,不再陷在痛苦的否认之中,而是直面,然后转身,面对新的变化,我们能调用自己的力量,展开新的生活。一个人经历的挫折越多,越能明白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为,并且明白人生的有限性,然后,寻找自己在有限时间内可以实实在在做到的事情,将之做好。没有经历过困苦,一帆风顺的人,在遭遇人生较大的挫折时,即使年龄较大,学历较高,也会经受不住风雨的袭击。老舍先生在文革前是当时的文化名人,一直受到方方面面的追捧,但一旦文革开始,他从受追捧一下跌落到受侮辱,他没有看到形势的转变,自己的心态也没有及时转换过来,他选择了自杀。相反,从农村出来的人,只要能吃上饭,有份工作,就觉得相当满意了。因为,他们之前的生活就是吃不饱,穿不暖。没有对比,是感受不到生活的变化,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幸福与满足的。因此,再富不能富孩子,孩子必须经过生活的磨难,才懂得知足感恩,才会有快乐心情。
  ②怒从惧来:如果没有对人生的恐惧,不再害怕失去,害怕批评,害怕变化,泰山崩于前,猛虎追于后,都可以镇定自若。因为在当事人眼里,内心的天地早就经历过春夏秋冬,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什么样的事也都遇过。这时,他人的批评、他人的行为、他人的评价、外部世界的快速变化都无法左右他那颗镇定的心,相反,这时,他可以集中精力聚焦当前发生的事情,以便快速地应对。如果当事人是个孩子,即使是成人,他们没办过什么事情,对外部的世界了解不多,这样的人容易脆弱,有不安全感,在一个情况不明,或情况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时,当事人就会因为自己不能轻松控制局面而生气发火。这种发火,与其说是对别人,不如说通过发火,给自己提升精神,提升能量,以便把问题解决。当然,这种本能的防御反应,通常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因为冲动下的决策无法顾及更多的东西,导致症状解产生,隐患也随之而来。因此,要让自己能心平气和地面对各种变故,没有人生历练,没有对处境的完全理解,对自己能力的自信,是做不到的。内心的平和,来自力量。内心力量不足,充满恐惧,怕这怕那,怕人批评,怕失败,怕丢脸。这一切一切的害怕都会导致我们很容易生气愤怒。有的人生气对内,就变得自卑抑郁;有的人生气对外,就变得好指责批评。两者都失去内在的平衡,导致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会引起连锁反应。
  ③忧从喜来:人们从来没有享过福,就不会知道享福的快乐,因此,也从来不会担心自己的快乐会失去。相反,一个国王,一个富翁,则总是担心有人会取而代之。现在,孩子们的升学压力很大,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现在的社会中上层的父母难以接受自己的孩子未来处在社会的下层。因为按孩子自身的遗传素质与智力情况,他怎么奋斗可能都难以与资优孩子相抗衡的。这时,家长就会利用自身的资源为自己的孩子尽可能创造条件,协助他与同龄孩子竞争,试图打破这种自然选择的平衡。忧从曾经的喜来。担忧是害怕失去曾经得到的东西。这些东西,包括地位、荣誉、金钱、受尊重、自由、权力等等。越是社会高层的人,越是成绩好的同学,其心理焦虑与担忧越常见。其实,如果我们能明白两点,换一种“喜”法,我们就可以打破这种担忧:
  新喜之一:坏的未必是坏的。我们的孩子虽然不再享有荣华富贵,因为他对荣华富贵的驾驭能力不足,不如让他做一个普通老百姓,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倒是对自己、对社会的爱护。回顾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历史,多少的皇子皇孙因为没有相应的政治才能被迫被推上最高地位,结果是折自己的寿,也断送了家族和社稷的安稳与延续。因此,替换原先的需要,做自己适合的事情,压力减轻,轻松自来;
  新喜之二:学会享受做配角与居边缘的自由。在权力的中心或聚光灯下,我们几乎很难保持个人的生活空间,事务与信息塞满我们的头脑。一个人不能总是处在巅峰状态,有时随着生活的自然过渡,我们需要做做配角,我们有时就来到了事件的边缘。因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其实始终处在“我们有时以你为中心,你们有时以我为中心”的循环动态互动中。学会跟着环境的趋势,就如“随波逐浪”的意象,跟紧形势,借力还力,生活就会轻松起来。做主角,通常是让自己一刻也不停歇,自己的焦点要放在他人的需求上,放在“国计民生”上,放在与自己有利益需求的人的身上以回报别人对自己的信任、尊重与崇拜;而做配角,居边缘则不一样,除了关注集体行动时自己配合的那个部分,其余时间,是可以照料照料自己的。可以吟诗作画,可以天马行空,可以悠闲片刻。做主角,享受的是热烈热闹大场面的震撼与快乐;居边缘,经历的则是安静细腻微观的温润与禅喜。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是允许自己细细地、慢慢地品味生活的自得。就如万物生长一样,在春夏秋的忙碌之后,一定要跟上冬的休养,我们的生活没有了“配角时段”的支持,我们的可持续生命力就会折损。必然遭遇成长上限而英年早逝,这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是我们今天要警惕的部分。
  ④悲从怒来:当一个人总想根据自己头脑中的标准来裁决外界的人事物,就必然会出现喜怒怨恨,这是用单一的标准来决斗多元的存在。结局自然是惨烈收场。比如,一个孩子说,我只喜欢红色,他从小也就在家里轻易地得到红色的满足。当他走出家门,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子,遇见一位黑人,水果是黄色的,路面是蓝色的。他所见到的一切,与他对“世界是红色的定义”完全不一致,他不舒服,难受,找不到北,不知如何入手下脚,他的内在世界处在颠簸摇晃之中。内外冲突足够剧烈与持久,就由渐弱转为渐强,导致完全手足无措、无能无力的深深的悲伤与悲哀。因此,处理悲伤,是可以从消灭生气与愤怒开始。
  用多元视角扩展自己的价值观。在孩子的生活中,不断呈现不同颜色,不同口味,使之建立“世界是多元的”概念。人分高矮胖瘦,聪明与愚笨,机灵与迟钝。我们不仅要看到高大、聪明、机灵的好处,也要理解矮小、愚笨与迟钝存在的权利,并体谅他们生活的艰难。同时,感恩“是他们替我们承受了较低的位置”,而不是我们自己处在他们的状况里。当然,如果更进一步,则还可以挖掘“塞翁失马”的深层意义。处境不利,不是一点力量一点资源都没有,有时,处境不利,倒是对自己的保护,不过早暴露实力,有更好的成长与发展机遇。所谓穷人孩子早当家。腊梅香自苦寒来。
  变“我是宇宙的中心”为“我是宇宙中平等的一员”。悲的根本是怀疑自己对世界的控制能力。因此,当学会放弃“我是宇宙的中心”这种自恋式的思维模式,转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种相互合作相互配合的互为中心观点,我们就会从“我可以控制一切,我要控制一切”的偏执思维中解脱出来。我们学会理解“世界真的很大,有些事情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我们可以有所作为;有些事情太大,太复杂,我们一时难以理解,我们就等待,我们可以借用别人的力量。对于这些事情,就不再是一味地战斗直到解决。而是可以采用“接受、等待、转介”这样包容的方式来温润地面对。人生就变得既有硬度也有弹性了。这种灵活弹性与体谅的深层情感,来自对世界真正的无条件接纳与拥抱。
  一个人有过彻底的失败与挫折感后,通常可以快速地转变价值观,就从儿童心态飞跃为成人心态了。因此,人生的起伏实在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有过大悲的人,才会迎来对生活的珍惜感恩知足的喜悦之心。这又回到“喜从悲来”的更新一层,更新的一波。
  ⑤惧从忧来:忧是小担心,惧是大担心,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小担心汇聚而成的。平和的面对多元生活,理解红的是好的,黑的也是好的,一切存在的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们就会迎接多元的喜悦,放下儿童式单线式一元式的简单,而品尝丰富、繁杂、缤纷的更多层次的喜悦。头脑无禁区,允许一切进来,选择自己需要的,其余丢下就行,这样的开放包容的心胸,让我们不拒绝新鲜的东西,也不再抱残守缺,我们总是处在流动的状态中,我们始终愿意推陈出新,始终愿意更新循环。这样,我们的生活就在我们的接纳、合作与创造中往前流动。
觉察情绪,就是能清晰自己的五种基本情绪,并及时转化。
  我们的喜,不仅仅来自现成的别人的给予,更多的是来自一种比较后的感觉的精深。当我们理解了世界的多元美丽后,我们产生对世界的接纳与包容之心,产生对世界的感恩与珍惜之怀。有过痛彻心扉的悲伤,我们才会有现在拥有的幸福。有过失败失意,我们才意识到今天创造的力量与自豪。喜其实来自理解、来自分享、来自潜能的发挥。
  我们的怒,看起来是别人妨碍了我前行的道路,其实,在我们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意识到原来别人也有资格做回自己,他们有自己的前进速度与方式,他们与我们不合拍,是天经地义的,他们没有必要什么都听我们的。当我们走出狭窄的自我世界后,我们驻足欣赏,发现,外面的世界很复杂很晃眼也很缤纷,需要我们倾听,需要我们有好奇心,需要我们与别人主动打招呼,别人才与我们友好起来。因此,与其站在原地骂人,不如看看,如何汇入人流一起欢呼。愤怒是提醒我们欣赏别人的信号。
  我们的忧,总是让我们停留在过去的世界里。用过去的价值观来判断眼前的形势,我们发现,我们不再拥有资源,拥有优越感,我们不太有把握,我们就开始摇晃。其实,担忧的实质就是用旧瓶装新酒。过去的黄历如何能预测今天的天气变化呢?游戏规则早就变了,过去吃香的今天已经落伍,因此,将焦点由寻找原来的优势,不如转为在新的环境背景下,重新挖掘新的才华,争取在新的游戏规则下站稳脚跟。因此,解忧良方就是放下过去的身段,一切归零,重新创业,重头再来。
  我们的悲,是我们孤身战世界惨败之后的心情。当我们对世界做一重新审视,我们发现,这世界不仅仅需要战斗,更需要倾听、理解与合作。当我们由使用硬实力来赢得尊重后,软实力,即对人的尊重、关怀与接纳,有时比硬实力的作用还大。因为世界本来就是你为我服务,我为你服务的一个密集互动的群体。不必将能量全集中在拳头上,而是将能量均匀分配到全身,让自己成为一个温暖的人格发光体,我们就可以轻松吸引各种有效资源,满足我们的需要,完成我们的成长。
  我们的惧,是陷于连绵不绝的小担心、小烦恼之中。觉察当下的生活,感受当下的快乐,将过去的失效的快乐丢弃,让源源不断的能量自由地从心中迸出,因此,我们可以无所畏惧,好好地活出自己,活在当下。
  用开放的、弹性的、互动的、辩证的思维观察世界,我们就可以放下心灵的负担,倾听内在的心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留心别人的同时,干好自己的活,走好自己的路。


                                     [2009-12-7]
收藏 打印文章

版权所有 ©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中学 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区喻家湖路3号  邮编:43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