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用整个的心做学校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09年03月04日 点击数:点击:
——记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
教务处编选

贺优琳,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国家级骨干校长,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体卫工作先进个人,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张占英
“为国育才”是孙中山先生的遗训,贺优琳视其为自己崇高的追求
在学校工作27年,贺优琳当校长的时间加起来就有25年。“我一直在重点中学工作,刚当校长时还不到30岁。”采访刚开始,贺校长就谈起了“定位”问题。
“一个人对自己定位一定要准,你喜欢什么工作,一定要选择好、坚守好。要把工作当作事业去追求,热爱这个事业,才会有所作为。”“虽然中间有些机会可以离开学校,但我感觉自己的位子还是在学校、在教育。我喜欢学校,喜欢和教师、学生在一起的感觉,这样才能实现人生的最大价值。”
老贺给人的感觉很深邃,又很明媚;有静气,更有底气。在他身上似乎特别有定力和能量。
1996年老贺接手中山纪念中学的时候,学校的办学规模不大,从初中到高中6个年级,只有18个教学班1000多名学生,办学能力在广东省16个重点中学里处于末位;教师素质不高,队伍也不稳。曾是民国时期中国三大名校之一的中山纪念中学,这时在许多人眼里充其量只是一个“老名校,小学校”。
“敢为天下先”,贺优琳率先在学校进行人事制度改革,改身份用工为岗位用工,建立“多劳多得,优质优酬”的分配机制,实行教书育人能力、工作能力、工作态度的多渠道综合评价,对于评价不过关的教师实行转岗。有些教师闹情绪,说教师换岗是砸教师的饭碗,想不通。贺优琳说:“学校不同于工厂。工人造出了不合格产品只是经济损失,而教育上出‘次品’,则是误人子弟,马虎不得。教不好,就该让教得好的人来教。换岗去做校工,又不是开除,怎么是砸饭碗呢?你教好了,谁也换不了你嘛!”解放了人,就解放了教育生产力。贺优琳激活了纪中一池春水。
为提升学校的办学品质,贺优琳实施“借脑工程”。与华东师范大学等国内著名院校建立了密切的协作关系,聘请了陈玉琨等教育专家担任学校顾问,对学校工作进行指导,论证、评估学校重大决策,形成了专家支持系统。学校与海内外名校组织了多个共同体,其中在珠江三角洲与执信中学、深圳中学等5所学校组成一小时教育圈;与省内韶关一中、茂名一中等5所学校组成了教学共同体;与华东师大附中、苏州一中、北京四中等国内名校组成了教育协作共同体。纪中的教师百分之百参与交流学习,百分之百参与科研活动,专业能力和水平得到不断提升,正在向研究型、专家型、名师型的方向发展。
学校现任德育处主任向琴与贺优琳同一年进校。她说,这些年来贺校长总是在不断探索,每个阶段都有高的奋斗目标,实现一个目标后他又会有一个更高的目标。对此,贺优琳说:“目标就是方向,有目标才有动力。只有目标明确,学校的教职员工才会朝一个方向努力。学校要向‘省内领先、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目标努力,就不仅要抓好常规的教学,更要关注学生未来的发展。因为纪中培养的人不仅是现代社会的适应者,更应是现代化建设的创造者。纪中就是要为国家培养拔尖的创新后备人才。”
让“中山精神”在学生心中生根,贺优琳对此坚定不移
一次高考后不久,一位家长提着30万元人民币现款,急急火火地走进贺优琳的办公室。
“女儿考上了重点大学,比我们赚多少钱都高兴。这点钱请校长用来奖励老师,我们一家太感谢学校和老师了。
这位家长是个生意人,女儿原来书读得不好,3年前好不容易进了纪中,家长只希望女儿能顺利完成学业,没想到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样的故事和例子,在纪中可谓不胜枚举。
中山市的优质学生资源基本按地域分配,纪中并没有多少优势,但学校却能做到“低进高出、高进优出,深加工能力强”。从2005年起,纪中高中毕业升学率达到百分之百,且被重点大学录取的占多数。究其原因,就是贺优琳坚持不放弃每一个学生,就是他坚持用“中山精神”激励学生成长。因为在他眼中,纪中不是为了升学率培养学生,而是为了国家养育人才。
贺优琳说:“在纪中,无论是第一名还是第一千名,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国家建设的后备人才。每个学生都像一轮初升的太阳,有的一时会被云层遮挡,可能会比较暗淡,但当他一旦冲出云雾,就会光芒四射。”
“学生成绩出了问题,背后往往是精神和素质问题没有解决好。”和自己的同学一样,前面提到的那位女生入校后,首先经历了汗水(军训)+泪水(孙中山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革命事迹教育)的入学教育。接着班主任找她谈话,让她用一周时间对同学进行观察,对自己进行回顾思考,使她从中发现了自己乐于享受、比较懒散、意志力差等不足。然后校长和老师与她讨论什么是“中山精神”,怎样才能达到“祖国高于一切,才华贡献人类”的境界,让学生自己寻找学习动力,树立人生高远的目标,从内心焕发成长的渴望。
学校通过从体能锻炼、生活规律,到明确课程弱项、薄弱环节一整套转化方案,帮助学生一年一变样,三年大变样。人变精神了,生活有规律了,学习的成绩也赶上来了,完成了由量到质的转化。
“孙中山先生的爱国思想、革命意志和进取精神,给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留下了无比宝贵的精神遗产。”贺优琳认为,“中山精神”强调民族自信,注重人格的精神,崇尚理性的精神,注重团队的精神,特别具有教育意义,特别适合对人的精神和素质的培养。
学校在学科教学中有机地渗透了“中山精神”的教育,在语文和政治课的教学中,把孙中山的生平事迹和伟大精神加深、拓展教给学生;利用学校毗邻孙中山故居的优势,组织学生参观孙中山的遗迹、遗物,请当地老人作孙中山事迹的传统报告。组织学生看孙中山革命题材电影和书籍;学校历史教研组还编写了《孙中山教育》的教材。学校大大小小的各项活动,也尽可能以孙中山为题材。校园里的各种建筑,命名也与孙中山相关联,给学生以强烈的心理暗示和启迪。
德育、体育、心育。这是贺优琳培养学生的三个重点和特色
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贺优琳创设了“中山精神+现代素质”的育人模式,提出培养“高尚品德、高强才智、高质身心”的育人目标。德育、体育、心育,是贺校长培养“中山精神+现代素质”人才的重点和特色。
让学生主动成长——
贺优琳曾收到一封未署名的学生来信,对学校用水提出了建议。信中说:“水资源越来越少,但许多同学都尚未察觉,洗衣服、洗脸用水量很大,洗地板、冲厕所用水也没有限制。看到这些,自己常常觉得心疼。”这位学生还说,他自己将洗脸水、洗衣服水存起来,用于洗地板、洗拖把,进行循环利用。如果大家都这样做,每个宿舍每天可以节约很多水,建议学校给每个宿舍配备一个储水木桶。贺优琳看到信后十分感动,立即批给德育处、总务办,要求尽快落实这个学生的合理建议。
“德育即生活,德育重践行,德育靠自我”,这是贺优琳独特的德育建设观。他注重从生活的层面切入,对学生所思所想因势利导,以潜移默化的形式引导学生行为。
一次,贺优琳路过科学馆,发现几个学生正在垃圾桶里翻捡东西,就上前去查问:“你们几个在搞什么名堂?这么脏的垃圾桶,你们还在里面掏什么?”一看是校长,几个学生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想把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可乐瓶找出来去换钱,捐给希望工程。”贺校长一听,感动得眼睛也湿润了。在他的提议下,学校成立了希望工程部,职责是调查了解家庭贫困学生的生活、思想、学习状况,筹措、管理和使用救助贫困生资金,组织对贫困生的经济和精神两个方面的资助工作。希望工程还将资助延伸,让每个毕业后上大学的纪中学子都能顺利完成高等教育。
纪中每年三台大戏,即元旦迎新晚会、夏季“心声”歌唱比赛和秋季形象大赛,全程由学生负责。贺优琳常对学生们说:“不在乎你表演水平有多高,只要你敢上台就行。”贺优琳要求教师的眼睛不能总盯着几个学习拔尖的学生和班干部,要让更多的学生轮流做班干,给他们在学校锻炼的机会。
给学生以健康——
贺优琳亲自分管学校的体育工作。
“关于体育,我对教师、学生讲得最多的,实际上也是让我刻骨铭心的,有两句话。一句是美国一位大思想家说的,‘健康是人生的第一财富’。另一句就是教育部老部长蒋南翔说的,‘天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50年,幸福生活一辈子’。而来纪中作报告的十几位院士,也都对学生提到了锻炼和健康问题。我最希望的就是学校的每一个教师、每一个学生,都能信奉并努力去身体力行。”
为此学校投资5000多万元,建成了400米的全塑胶跑道田径场、多功能体育馆、标准游泳池和健身馆,全天无条件开放。贺优琳对学生作息时间保障的要求是:“1+9是底线,必须守住这条底线。”这里的“1”,就是每天每个学生至少必须锻炼1小时;“9”就是必须保证学生每天9小时的睡眠。“给学生以健康”,让每一个学生学会一两种能陪伴一生的体育运动项目,是学校制订的目标。
为学生打开心灵的天窗——
贺优琳说:“情感健康、心理健康,是学生健康成长的一个重大问题。在学校教育中,心理教育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但现代社会是个高心理负荷社会,对学生的冲击和潜在伤害很大,提高学生的心理素质、提高学生的承受能力、交际能力、抵抗能力迫在眉睫。”
为此,贺优琳建议将心理教育单列,设置了专门的教研组,有专门的教学计划,有专门的教学设备和场地。学校的心理教育场地“心语阁”,设计、布置得很有特色,给人以美感、轻松和关怀。这里配有4名教师、4名医师。由于“心语阁”已运行多年,学生很习惯造访这里,心理教师的业务也很忙,很早就实行了“预约”服务。学校开设的“心育”课,已覆盖到每一个学生。
“解决一个心理问题,就等于叫醒了一个梦魇,打开了一扇天窗,孩子的心灵就变得美好阳光。”
“天下为公”、“博爱”和“包容”,融入在贺优琳的生命和言行之中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贺优琳在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期间,提出了他对教育公平的建议和看法。他认为,“用一张看似平等的试卷,掩盖了教育的不公平”、“现在,在许多贫困落后的地方,基础教育优秀师资大量流失,让学生输在了起点、输在了过程中”,贺优琳对此大声疾呼。他在关注教育更长远的问题。
“贺校长发现学校有什么问题,他从不擅自处理,而是找分管的领导,共同商量解决的办法。”谈到学校管理,几位分管副校长都说,他们对分管的工作有决断权。
正因班子成员能够独当一面,纪中成为中山教育系统“出干部”的学校。现在,中山市里不少学校的校长和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是纪中“输送的”。
贺优琳说:“学校是个家,但这个家没有家长,只有平等的成员。做校长要树立孙中山先生的公仆意识,摆正自己与班子成员、与其他教师的位置,时刻记住自己是他们的公仆,做到民有、民治、民享。”
在中山纪念中学,以人为本、民主决策、公权共享的理念落实到学校管理的各个层面,保证教师责、权、利全面实现,形成了“诚信、知礼、高雅、和谐”的优良校风。教师普遍有安全感、愉悦感,又有幸福感、光荣感,处处能感受到教师很安教、乐教和善教。
十多年来,纪中的教师出现四个百分之百的喜人景象:百分之百的教师住校;百分之百的教师课余下教室、进学生宿舍;百分之百的教师不从事第二职业;百分之百的教师不炒股。这里的绝大多数教师是学生喜欢的教师,他们全身心投入到教育、教研中,把工作作为一种事业和追求。
总记得采访中贺优琳随口说的一句话:“只有回到纪中,看到熟悉的校园,看到学生和同事,我的心里才会踏实。”而采访中大多数学生、教师谈及贺优琳的时候,都不叫“校长”,而叫他“校宝”。
在这个美丽和谐的校园里,他是纪中人心中珍爱的宝贝。

                                     [2009-3-4]
收藏 打印文章

版权所有 ©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中学 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区喻家湖路3号  邮编:430074